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势必完美

节奏第一!

 
 
 

日志

 
 

《论语》详解: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23)(2006-11-06 12:18:47)  

2012-08-01 21:12:48|  分类: 缠中说禅:《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语》详解: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23)(2006-11-06 12:18:47) - 走势终完美 - 走势终完美

 

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

详解:本章九字,就这以不教民战五字,千古以来已错解纷纷。孟轲认为不教民而用之,谓之殃民。殃民者,不容于尧、舜之世。朱熹认为言用不教之民以战,必有败亡之祸。是弃其民也。钱穆认为:用不经教练的民众去临战阵,只好说是抛弃了他们。李泽厚认为不对人民进行军事训练,叫做抛弃他们。更有甚者,认为孔子是在强调国防观的教育化与普及化,强调要开展全面国防教育。哎,看这些所谓大家的如此识见,就知道何谓世无英雄,竖子成名。最离谱的是,这些所谓大家连基本语法都搞错了,竟然都把不教民当成一个词,虽然这词在语法上勉强还能说得过去,但绝对只能算是一个蹩脚的词,在字字珠玑的《论语》中,怎么可能出现这种烂词?上面四家的意思大同小异,孟轲的解释还有点沾边,朱熹的就已经离谱了,而钱李两人简直就信口雌黄了。

 

       以不教民战解释成用不经教练的民众去临战阵真是无稽,请问,难道用经教练的民众去临战阵就是不弃之?军人的职责是保卫国家、民众,一个国家的军队如果沦落到需要让民众去临战阵,无论是经教练还是不经教练的,都只能是军队、国家的耻辱!都是弃之!如果这样,直接说以民战,是谓弃之。不更简练?还有,纳粹以及军国主义者教练民众去临战阵,难道在钱大家眼里就不是弃之?至于把以不教民战解释成不对人民进行军事训练,就只能是无耻了。难道像某些国家全民皆兵、个个武装就不是弃之?有强大的国力使得人民安居乐业,不用为国家的安全担心反而是弃之?如果这样,现在的阿富汗、伊拉克一定有着世界上最好的政府,因为他们的国民天天都免费受到最直接的、最频繁的、最实用的军事训练。李大家的解释也太无极而无耻了。

 

     “不教,就是不按照上面所说庶、富、教善人之道,庶、富最终都落在上,不教,当然也不能庶、富,是善人之道,也是民善之道;而不教,只能导致民战。何谓民战?战,战栗、恐惧,这里是使动用法,民战就是使民战,使民战栗、恐惧。上面已经说过,让国家长治久安的六字箴言善人、胜残去杀善人胜残去杀是相互相成的,不行善人之道,那只能用残、杀,用所谓的白色恐怖来压制,企图让人民战栗、恐惧而治理国家。,违背、背叛;是谓弃之,这叫遗弃、背叛民众。而弃民者,民必弃之,孔子这一章从相反的角度论证善人之道。,本义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那种不行善人之道,用残、杀企图使民众战栗、恐惧而治理国家的,就是遗弃、背叛民众,而最终也将被民众所遗弃。这才是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的真正意思,上面四大家的解释只能是笑话。

 

      这一章,从反面更有力地论证了让国家长治久安的六字箴言善人、胜残去杀的必要、合理性。胜残去杀,不能企图用残、杀让民众战栗、恐惧,国家不可能因此而长治久安。但历史上很多人都不明白这个如此浅显的道理,不明白让国家长治久安的最稳固基础在于民之乐而不是民之战,是使民善而不是使民战。这种糊涂蛋多不胜数,《论语》里马上就举了一个例子,因此就有了下一章。

 

哀公问社於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详解:鲁哀公向孔子的弟子宰我问土地神的祭祀,宰我自作聪明道:夏代用松木,殷代用柏木,而周代用栗木是为了借谐音使民战栗。孔子听到,就告戒:正成的事不要妄加评议,即成的事就不要徒劳劝告,已成的事就不要再生灾祸。”“成事,不是指已成的事,而是指正成的事,也就是在萌芽状态的,这时候,还需要观察,不能妄加评议,胡乱定性;遂事,马上就要成的事,已经无可挽回的,就不要徒费口舌去劝告了,这样只能产生怨恨;既往,已经过去的已成的事,要不咎的本义是灾祸,已经成的事,如果错了,就不要错上加错,再生灾祸。这句话针对事物发展的三个不同阶段应该采取的态度,但通常的理解基本都是错的,特别是最常用的既往不咎,把解释成追究之类的,错得一塌糊涂。

 

    宰我牙尖嘴利,在孔子弟子中,是最爱用怪问题来刁难孔子的。但又经常逞口舌之快而干蠢事。鲁哀公被鲁国三家大夫压制,心里很不爽,问他土地神祭祀的问题,本就不是无故发问。国家就是社稷,问就是问国家,问国事,宰我当然明白,就自作聪明地把周代用栗木解释为是使民战栗。但这种望文生义的想法是孔子所反对的,而且孔子也不认为周代用栗木就是使民战栗,因此告戒他,关键是要他已成的事就不要再生灾祸。周代用栗木是已成的事,但宰我望文生义,而且是在鲁哀公接题问国事的情况下,这样只能给鲁哀公一个不好的暗示,实际上就是鼓励鲁哀公行之术,从而引发灾祸,孔子因此给予特别的告戒。结合上一章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的论述就知道,孔子反对使民战栗之术是一而贯之的,即使在自己弟子的言谈中涉及这个方面的暗示,也给予严厉的告戒,对此必须有明确的认识。

·    缠中说禅2006-11-06 19:29:56 [举报]

[匿名一枝山 

 
2006-11-06 17:42:13 
“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那种不行“善人”之道,用“残、杀”企图让民众战栗、恐惧而治理国家的,就是遗弃、背叛民众,而最终也将被民众所遗弃。这才是“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的真正意思.

从字面上这样解释,显然是通的.楼主确实大才!

但是,在原编《论语》的上、下文中,这样解释是不是也通呢?一定要打乱重编吗?

还有,论语开篇首句为什么不是教民以君子之道,而是圣人之道呢?
 
=======

排原版的人,根本就不理解《论语》,次序怎么可能对?君子之道而圣人之道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君子之道就是对圣人之道的“闻、见、学、行”。不走圣人之道的所谓君子,只是伪君子;没有君子的薪火相传,圣人之道也不为人识。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