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走势必完美

节奏第一!

 
 
 

日志

 
 

《人们为中医辩护时最常犯下的几个错误》(6)  

2013-04-07 14:36:24|  分类: 传统中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为中医辩护时最常犯下的几个错误》(6)

药物的“副作用”,其字面含义及其所透露的信息(作者:韦启昌)

很多为中医辩护的人,甚至那些并不相信中医真能很有效治病的人,很多时候也会说,

“中药是天然的,对人体不会有副作用,可以随便放心使用”。

严格说来,这话表述不清,用词含糊,在所表达某些意思方面是错的。在此,我们也借此机会,把药物的“副作用”的字面含义及其所透露的信息,一并分析如下。

首先,我们要弄清“副作用”的本意,因为上面为中医辩护的那句话,所用的“副作用”一词,其所指是不明确的。

所谓药物的“副作用”,意思就是,在药物发挥其主要的治病作用的时候,也同时和一并对身体产生伤害;或者,在药物发挥其治疗某一疾病或症状的作用的时候,却连带着也以其作用,让身体的其他毛病得以加剧,甚至在削弱了身体的抵抗力或者更加打破了病人的身体平衡以后,在病人的身上产生了在药物治疗前并没有的毛病。

药物的这些在用药者目的之外的其他负面作用,是与用药者所希望其发挥的治疗某一疾病或症状的正面作用,同时并存,side by side的。因此,形容药物的负面作用,一般所采用英语的“side effects”,或者德语的“Nebenwirkung”(与英语的side effect一模一样的意思),并没有很大的问题。但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的药物(特别是西药),其负面作用,甚至在用药当时,就已经明显强于其宣称的正面作用;很多的药物,其不良作用,至少是与药物的所谓正面作用,并驾齐驱的。所以,很多时候,在形容西药的那些很多是在药物实际大规模应用以后才发现的、当初根本意想不到的巨大不良作用时,例如,化疗西药对人体的巨大伤害作用,“side effect”一词就不精确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更应该用的是“opposing effect(反作用),或者,简单如“adverse effects”(坏作用,不良作用)等词。这是因为虽然“side effect”一词,在英文里是有着“对立的(对立双方或多方中的一方)”的意思,但也有更小的、次要的(minor,与药物的更主要的作用相比)意思。而这里,西药的巨大的不良作用,显然不是“次要的”,而是“主要”的。

与英文的“side effect”一词相比,翻译成中文的所谓“副作用”,则更不准确,更加欠缺内涵,因为这“副作用”,完全就是强调这些药物的破坏作用,只是次要的、只是“副”的,是与药物的“主要”的作用相对应。此外,也没有任何英语“side efeect”里面也有的“对立的”意思。

而英文的“side effect”一词,或者德文的Nebenwirkung(可以翻译成“连带作用”)或者Folgerscheinung(可以翻译成“随后显现的作用结果”),根本就是要表达除了所宣称的药物的“正面作用”以外,药物的对身体所产生的不良(adverse)作用,亦即与药物治病的目的,多少是“对立”(opposing)的作用,因为药物治疗的终极目的,就是让身体从疾病状态中恢复人的正常状态,而不是像某些西药药物那样:赢得某一战役,但却因此输掉另外的战役,甚至输掉了整个战争(win the battle but lose the war.

“副作用”,亦即“side effect,之所以是外来词,之所以没有相应一样意思的中文词,正是因为中医药,虽然根据仅存的的文字历史记录,就已经使用了数千年,但却没有发现真正意义上的“side effect”。这里,我说的当然不是在成千上万、笼统冠以中药之名的任何一味中药,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副作用。我是说:在以《伤寒》、《金匮》等临床经典清晰列明的中药指引下,运用中药,那就只有治病之功,而完全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副作用,亦即没有在治病的同时,却伤害身体、引起所治病的加重,甚至引发新的疾病。

对我这里说法的证明就是:虽然自古至今,也不论中国外国,研究正统中医代表——张仲景——的治病的理法方药的书籍汗牛充栋,研究的方法也日新月异,但就是没有任何一样发现证明:集中医药大成者的《伤寒》《金匮》中的某一方、某一药,是具有哪怕是点点的副作用。

 

 

那既然没有这样的事物,当然也就没有这样的词语以描述之。

相比之下,我们对单个经方中的药物,都又其或偏性或有毒的描述。但具体应用在正宗的中医药的代表的时候,亦即在应用于经方的时候,那作为整体而应用的多个药物组成的经方,只要根据经方中的严格指引下应用,就不可能产生任何上述定义的副作用。

也就是说,中药,并不像很多很多的西药那样:在严格根据其使用指引而使用的情况下,仍然无法避免在试图解决某一身体症状或声称解决此症状背后的病因的时候,却对身体造成伤害,让这一症状加剧,或者,一旦使用以后,就不能停用——因为一旦停用,此症状就将更加疯狂的反扑,身体也将出现更加严重的问题;或者,在试图解决此症状的时候,让其他别的症状加剧,甚至产生另一本来没有的症状。

也就是说,只要按照中医的理论、只要严格遵守中医临床经典的指引应用中药,那就不会出现上面所说的任何西药所经常具备的副作用,亦即不会出现西药所常有的反作用、坏作用、不良作用。

至今为止、长达数千年的无论是现实的中医药实践,还是实验室研究,都可证明这一点。

至于日本的小柴胡汤事件,那非但没有证明中医药(经方)有副作用,其实是恰恰证明中医理论对中药使用的不可缺少的指引作用。这一点,在2000年前的中医经典中就已经反复阐明:有是证,用是药;有些经方,更是“一服汗出,不必尽剂”。

另外,那些所谓的类似马兜铃的毒性,那就更加不可能证明中药的副作用,因为1),马兜铃一类,并非正宗、常用的中药,类似经方一类的药物;2),正宗的中医药治病,也不是以单一的马兜铃治病。

举个例子说明吧。正宗、常用的中药,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常用的切肉刀,只要使用者运用得法,那我们就可以毫无含糊地说,这切肉刀没有任何本意上的“side effects,亦即没有任何“副作用”,亦即我们在运用其切肉功能的同时,并不会不可避免地让我们受伤流血,等等——而这,才是“副作用”的真正本意。

至于举出类似日本小柴胡汤事件为例子,来证明中医药的副作用或者毒性,就犹如举出一个三岁小孩擅自操作切肉刀,而刺伤自己为例子,以证明切肉刀在正常切肉的同时,也必然会伤害使用者。两者都同样的可笑。

弄清楚西药的“副作用”的含义以后,我们就可以说:正如切肉刀没有“副作用”——因为以切肉刀割破皮肉,那并不是切肉刀的“副作用”,而恰恰就是切肉刀的正面和唯一作用,因为切肉刀的功能,就是切肉——同样,正宗的传统中药,并没有任何“副作用”。

那么,按照“副作用”此严格的定义,说“中药是天然的,对人体不会有副作用”的话,其中的对“副作用”的理解,以及个中的推理过程,却是有问题的。尤其接下来的推论,说中药可以“可以随便放心使用”而不用担心有任何不良后果(但这可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副作用”),则是明显错误的。

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清楚知道“副作用”的真正含义,与随便使用而不会有任何不良后果,根本不是同一回事。

沿用上面的例子,切肉刀,并没有任何“副作用”(意思是切肉刀在发挥切肉功能的时候,就像中药经方在治病的时候,并不会不可避免地给使用者带来伤害)。但我们却不可以由此得出结论:切肉刀是一样可以随便和任由不会操作的人(例如小孩)摆弄,也不会造成不良的后果(诸如割到手了)。

“中药可以随便使用而不用担心任何不良后果”的说法,之所以是错的另一原因,就是这样的说法,就等同于说:中药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因为也只有没有任何作用的东西,才是不管怎样使用,都是不会产生任何后果的——这后果,也当然包括不良后果。

对此进一步的说明就是:在这世上,完全没有任何作用的东西,几乎是没有的(这也是“天生我才必有用”的含义),因为既然有此实物的存在,那就自有这实物的属性:有其属性,那一旦被使用、亦即一旦其属性被发挥出来,那就是所谓的发挥了作用。只要那实物能够发挥出作用,那我们这脆弱的、时时得讲究平衡节制的生物,就不可能听任其对我们发挥作用而不受影响。

所以,就算中药不是偏性的东西(其实如果不偏性,就不会是中药了,这就好比刀不锋利的话,就不成为刀了),但“乱”用的话,也不可能是不会产生任何作用的——至于这作用时良还是不良,则视乎当时的身体情况和所需而定。

例子就是:就算是性质平和如一般的赖以维生的东西,例如米饭、清水,如果随便毫无节制的使用,一样会败坏我们的肠胃甚至噎死,或者水液滞留导致所谓的水中毒。更何况那带有明显偏性的中药呢?

此外,出自天然,并不就是无害的。这一推论,是明显错误的。所以,就不用继续对此明显错误分析了。

 

现在继续上面的讨论。因为乱用而产生不良后果,与正规按照使用指引而仍然有其副作用——我们现在已经明白,是完全的两码事。而这,正是乱用小柴胡汤得出恶果,与正规使用例如西医的精神药物但仍然不可避免导致患者幻觉、自杀、杀人,显然是完全的两种不同的事情。

所以,如果以上的为中医辩护的错误说法稍作修正,改为“中药只要是应用得法,那就可以放心使用而不会有副作用”的话,那就是正确和成立的。

当然,中药“应用得法”,指的就是上面已经说过的:是在中医的以其经典为代表的理法方药的指导下应用。这样的话,那就的确是疗效显著、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突然停药也不会让病人更加糟糕甚至像西药那样,一贸然停药,就给别人带来生命危险。

中药的应用,在炮制、用量、适应症、配伍等等,都在中医的临床经典中细细列明,经受了最长时间的检验。也正因此,中医的经方药,在日本以成药制作和上架,是享有不用检验的特权。

但是,疗效卓著的经方,其用药的禁忌也是森严的,这与切肉利刃,不可让小孩接近,是同样的道理。

古人对中药的了解,已到了很深的程度,很多的用药禁忌,正是基于其对药物的深层理解——而这些,绝大部分至今对于西医,都是无法明白、理解的。

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麻黄汤的应用禁忌。

麻黄汤的应用禁忌就是病人发热汗出、衄血、失精、或者产后亡血伤津、有气血大虚症状的人。因为麻黄汤是开表发汗的峻剂。并且,用后汗出,则应停服,否则就会重则亡阳伤阴厥逆危殆,轻则变症百出,使本来相对简单的问题,因此误用误治而加重。

数千年的医疗实践,证明了上述禁忌是有着充分事实根据的。

讽刺的是:西医对此汤方的禁忌,及其误用后的恶果,及其中的原理,却是无法理出头绪;对此汤或者其组成的单个药材的研究,也无法发现其眼中的所谓“毒性”。

按照西医对麻黄汤的理解,就算发现此汤所谓的有微“毒”,其“毒”性,也无论如何无法与中医的如此谨慎小心相匹配。

而医疗实践和事实证明:麻黄汤应用得法,按照中医的经典临床指导使用,则疗效显著而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但如果在应用时,按照西医对此汤的理解,而使之发挥西医所发现的此汤的所谓“祛痰镇咳平喘”或者“抗细菌及病毒”作用,而又罔顾中医对此汤的应用禁忌时,事实就将证明中医西医哪一方才是根本正确的。

所以,有毒性与否,中西医的理解是迥然不同的。

对于中医来说,应用合乎经典所定下的规矩,就没有任何的副作用;应用不得法,或者按照西医片面的“理解”而采用中药的话,那就算西医眼中几乎完全无毒如桂枝汤,也一样可以让误服者“再逆促命期”。

最后,从中医药应用合法就绝无“副作用”,而西药,使用时就算严格按照指引,仍然免不了“副作用”,我们就可看出中医对身体疾病和药物的理解,肯定比西医深得多。因为凡是吃药以后,会产生副作用的,那就是疾病与药物,并没有精确相应。

只要精确相应,就不会有副作用。凡是产生有“副作用”的,那就意味着这药物的使用,是基于某种误差,甚至错误所致——这误差或者错误,涉及具体的疾病或者具体所用的药物,而很多时候,是两者兼有。

正是因为西药习以为常的“副作用”,正是因为人们已经完全迷信西医的说法,也正是因为人们没有得以见识真正的中药治病——因为没有比较,没有参照物,那就无从评判——正是所有这些因素加在一起,才造成人们普遍地误以为“副作用”是正常的(更加荒谬的是,不少迷信西医的人甚至认为:只要西药说明书写明副作用,那就更加是无可厚非的),是无法避免地,也必然是“副”的、是伴随给病人更甚的正面作用而来的。

其实,事情的本来面目,不应该是这样,也完全可以不这样——但这,必须是以对人体及其疾病、药物的真正正确的理解为基础。而中医作为榜样例子,就告诉了我们,药物治病,完全可以是正确、有效而没有任何副作用的。

 

日常的大量生活例子,也告诉我们:哪怕是吃饭、睡觉,也得讲究历史流传下来、久经考验的方法——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发挥了作用,而没有任何所谓的“副作用”。例如,饿了吃饭(包括面包、面条、蔬菜、肉类),困了睡觉、冷了盖被子——所有这些,虽然是日常司空见惯,但都因为其基于千百年来的智慧累积,所以,在饿了吃饭和吃蔬菜喝汤以后,并不会在提供了身体的营养需要的同时,不可避免产生诸多的恶心、头晕、呕吐、拉肚子等“副作用”;也不会在以被子御寒的同时,不可避免让人们产生失眠、梦游、烦躁等“副作用”。
这都是基于对身体和食物、事物的精确认识所致,而没有任何副作用,正是对所有这些有一准确、精确认识的明证。

生病、治病,然后病愈,也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在本质上,与饿了、吃饭,然后重新充满活力,是一样的事情。

正如我们不能对我们饿了然后吃东西然后有了很多不良后果(””副作用“)置之不理,我们也同样不能对西药所谓“治病”的同时却带来诸多“副作用”听之任之,而应该首先得出这样的判断:这样带来诸多副作用的“治病”,是存在极大问题和错误的。由此错误,我们就可推断:西医对此疾病及此患病的身体,还有那药物的理解,肯定是存在错误的:我们从此就不能照单全收其对疾病或药物的解释。

这才是合乎健康的思维和逻辑的做法。

但我们现在还有多少人是这样做的?我们不是煞有其事重复西医这些对疾病及其处理方法,就是以此西医的理解为标准,来嘲笑和抨击中医的理解。而事实上,西药在治病过程中所产生的“副作用”,就已经以“副作用”的事实非常清楚明白地展示了西医在对此疾病及其处理方法上的错误。

这就是西药的“副作用”,所给予我们的真正信息。

但人们因为缺少思想深度的缘故,而总是在各个错误中摇摆。在受够了西药“副作用”苦头的时候,人们仍然不会明白此“副作用”所给予我们的关于西药治病的信息,而是接下来又犯下另一根本的错误,亦即误以为:这“副作用”都是因为西药是化学药的缘故。由此就有了本篇开头的那一错误说法,亦即“中药是天然的,(所以)对人体不会有副作用,可以随便放心使用”。

也从上述可以看出,一句至为常见的普通话语,其实却包含了如此之多的错误。

在这样的环境下,高深的中医,受尽误解和诋毁,而肤浅装模作样的西医,却让人不敢起疑——这,还有什么值得奇怪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